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雍正王朝 > 正文
  • 第十八章 摄魂音
  • 日期:2020-09-26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胤禛两人走入房内,就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原来里面摆设虽然平常,但明显的床铺和中原的有区别,是类似榻榻米样式的,怪道那掌柜也未问两人是要一间还是两间了,中间被一屏风相隔,有如两间一样。

  顾八岱可没见过这样的,一时好奇不已,一会这边看看,一会那边看看,搞的有点像小孩子似的,只差惊讶的胤禛,下巴差点掉下来,话说,这还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古板的老头吗。

  无奈摇摇头,自己便折身出去,吩咐小二备水洗漱,一天也没吃什么东西了,虽然身上带着甜品,但也是开始唱空城计了,只想早早洗漱好,赶紧吃些东西填填肚子。

  接着又听一个陌生的声音道“公子,咱们还是要一间吧,小的。。。小的一个人害怕”

  就听掌柜的说道“两位客观放心,我们的客房有别于别处,房间很大,里面完全是一个房间,两个居室,互不干扰”

  这两人不是别人,正是偷溜出军营的筠琪,还有小丫头开春。原来第二日到达五台山后,两人未寻得胤禛,便偷偷跑了出来,只是两人不知道去哪,谁也没出来过,更是两个小姑娘,谁也没有经验,虽然筠琪芯子里是个大人,可也从没到过三百年后的大清呀。

  两人走着走着,就看到许多人带着行囊,行色匆匆,一打听,才知道是传闻李自成的财宝被一批东洋人劫去了武夷山,江湖各势力全都向那汇集,多是去瞧盛况的。

  两人一合计,也不知道去哪找胤禛,索性也跟着去看看好了,便一路乔装打扮追了过来,因为两人是从五台山直接向武夷山赶路,虽然晚胤禛几天,但等胤禛从李卫那兜个圈回来,正好在这相遇。

  就见筠琪板着面孔,点了点头,对小丫头开春使了个眼色,开春忙交上了一锭银子,很快,掌柜的便为二人登记好了,小二陪着笑,领着两人向楼上走去。

  胤禛悄悄躲到一边的拐角处,暗自观察着,见她两人正好被安排到自己房间的隔壁,皱着眉头,一时沉思了起来,受雍正性格的影响,胤禛对什么事也是谨小慎微,说白了,就是有点疑心病,在未明白筠琪两人为何到此之前,胤禛是不想和两人相见的。

  直到小二将两人送到房间,下楼后,胤禛才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前,悄悄听里面的动静。

  就听那丫头开春说道“格。。。公子,我常听管家讲江湖凶险,如今就我们两人,还是万事小心的为好,说不定现在就有人在暗处听着我们讲话呢”

  就听筠琪笑道“瞧把你吓的,怕什么,我们两个小孩子,一般人也不会注意到我们,寻常的那些小贼,你家公子我,自信还是可以应付,难道你就不想看看这外面的世界吗?整天被关在那个大院子里,你不闷呀?”

  开春一脸苦色,闷闷道“闷是闷,但能踏心的活着呀,自打跟您出来,我就没一天踏实的时候,不如我们还是不要去那个什么劳什子的武夷山了好吧?我们去找姑爷吧,或许姑爷已经到了浙江了,等找到姑爷,我们再去武夷山好不好?”

  筠琪叹了口气,说道“你怎么知道四阿哥到浙江了?虽然阿玛说皇上暗中让他查特使一案,这暗中,就是不能显露身份不是?我们去了又怎么找?乖哈,我们先去武夷山看看,然后我们再去找四阿哥”

  胤禛在外听的一囧,头上根根黑线直冒,心里把费杨古鞭挞了无数遍,明知道外边这么乱,还让她俩个小丫头乱跑。其实,费杨古此时也是急的火烧眉毛了,又不能扔下皇命找女儿,只得派人回京,找家里人去寻这两人下落了。

  胤禛刚想推门而入,手刚放到房门上,停了下来,眼珠微微一转,想给这两个胆大的主仆一点教训,便悄悄的走到了楼下,拿出一大锭银子,对店小二仔细吩咐了一遍。

  店小二边听边摇头,胤禛斜了眼吓的乱颤的店小二一眼,说道“你放心便是,她二人与我相识,只是想给两人一点教训,当然,那些银两,算是给你压惊的,如何?”

  店小二犹豫的看了看筠琪的房间,又看看胤禛,最后狠狠的咬了咬牙,说道“爷,这可是你说的,出了事,你兜着!”

  不说胤禛吩咐店小二何事,单说等胤禛找人打来水,与顾八岱都洗漱好,他们要的饭食也正好送来,在房间吃罢之后,顾八岱道“公子,我们白日赶路,现在正好有时间,只能晚上下些功夫,来作课业了”

  胤禛一听,脸色犯苦,忙说道“呃。。。师傅,不忙,左右我们明日还要在此等候他们二人,有的是时间,不如今日劳累一天,也好早些休息,明日再课读可好?”

  顾八岱摇头道“所谓一寸光阴一寸金,公子当珍惜光阴为好,怎能生懒惰之心?岂不知明日复明日”胤禛忙打断道“师傅教训的是,我们这就开始吧”顾八岱点了点头,手抚胡须,说道“也罢,今日我们就不讲新学了,只要公子将过去老朽所教的,自己温习一遍便好,待明日,我们再接着向下讲”胤禛暗自撇撇嘴,老家伙,自己去睡了,留自己温书,嘴上忙道“尊师傅吩咐,我这就去温习了”虽然胤禛乖乖去温书了,但以他的性格,又怎么会让顾八岱如此好过,突然玩心兴起,掏出书来念道“王曰:“寡人有疾,寡人好货。”对曰:“昔者公刘好货;《诗》云:‘乃积乃仓,乃裹糇粮,于橐于囊。思戢用光。弓矢斯张,干戈戚扬,爰方启行。’故居者有积仓,行者有裹粮也,后可以爰方启行。王如好货,与百姓同之,于王何有?”王曰:“寡人有疾,寡人好色。”对曰:“昔者大王好色,爱厥妃。当是时也,内无怨女,外无旷夫。王如好色,与百姓同之,于王何有?””将这两句反复的念了很多遍。顾八岱在一边越听,越皱眉头,实在忍不住说道“公子,为何只反复这两句呀”胤禛道“师傅,我在想,为君之道,只有心藏百姓,处处施以仁政,是不是就算君主有点嗜好也无所谓呀?”顾八岱抚须道“人非圣贤,孰能至善至美?只要与国与民无碍,自是无妨,比如唐太宗李世民,酷爱马吊,不但无碍,还有益身心,更能很好的治理国家,但凡是过度,则事即必反也”胤禛道“学生明白了,师傅,你说当今皇上有什么嗜好?”顾八岱一听,差点没趴下,吓的蹭一下站了起来,忙止住胤禛话头,说道“公子慎言,为臣者,议君是为忤逆,此话万万不可说”胤禛见顾八岱吓的脸色都白了,小小得意了下,才放过顾八岱,说道“学生知道了”顾八岱这才松了口气,小孩子什么的,太讨厌了,这皇子师傅,真不是人干的活。正这时,突然由外传进来悠扬的琴声,生生沁人心脾,顾八岱不自觉的就被带入到了琴声之中。但胤禛却是脸色大变,扔下手中书,跑到床铺之上打坐起来,眼观鼻,鼻观心,努力摒除杂音,控制灵台清明。有过两世经验的胤禛知道,这是摄魂音,有点类似后世的催眠,闻之,可使人酣睡。直到琴音停止之后,过了许久,胤禛才微微睁开眼睛,忙四下看了看,见没有什么情况,查看了下顾八岱,还好,只是昏睡,忙走到门前,仔细听着外边的动静。(对不起亲们,蜗牛要告别大家一段时间了,实在抱歉,请亲们原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