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雍正王朝 > 正文
  • 雍正王朝
  • 日期:2020-10-04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康熙皇帝驾崩,继位者四阿哥胤禛,在当政后出现的“摊丁入亩火耗归公”、“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”、“河南罢考案”、“铁帽子亲王大殿发难逼宫”、“含泪杀亲子”等一系列旨在推行新政、抑制官绅敛财和宫廷内部党争、挤压的历史事件贯穿雍正的一生和雍正王朝。

  该剧于1999年1月3日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后广受好评,并创收视率新佳,拿下各项大奖。

  唐国强、焦晃王绘春王辉杜雨露、赵毅、杜志国李定保、李颖、施建岚壮丽贾致钢常林杨昊飞蔡鸿翔、陈昱、徐祖明、刘杰、袁世龙

  公元一七二二年清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三日,北京九城戒严,康熙皇帝驾崩,举国震惊。继位者不是当了近四十年太子的二阿哥胤礽,不是精通经史的三阿哥胤祉,不是贤名远扬的八阿哥胤禩,也不是深受康熙钟爱的大将军王十四阿哥胤禵,而是素有“冷面王”之称的四阿哥胤禛。

  胤禛并不是朝野看好的人选。他曾在江南为筹款赈灾,在城隍摆鸿门宴,软磨硬逼,掏走了地方官和富商二百多万两银子筹款赈灾;他追讨国库欠款,逼得老臣上吊,皇子王爷到前门大街变卖家当,令满朝官员惶惶不可终日;刑部冤狱案,他隔岸观火,让八阿哥和太子斗得两败俱伤;百官行述案,他借年羹尧之手血洗江夏镇,使得太子再度被废。

  胤禛的皇位不是篡来的,不是改遗诏偷来的,不是毒父夺来的,而是康熙传授的。康熙选择了胤禛雍正皇帝。

  西北用兵、数省天灾,急需军费和赈灾,抄贪官污吏的家财,解决急需。而后的“摊丁入亩火耗归公”、“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”、“河南罢考案”、“铁帽子亲王大殿发难逼官”、“含泪杀亲子”等一系列旨在推行新政、抑制官绅敛财和宫廷内部党争、挤压的历史事件贯穿雍正的一生和雍正王朝。

  公元一七三五年,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二日,中国历史上最勤勉的皇帝心力交瘁,暴猝在自己的御案旁。之后,开始了六十年的乾隆盛世。

  康熙四十六年,黄河暴涨,十几道河堤缺口,上百万灾民流离失所。康熙接到快报急招诸王大臣议事。不料,太子胤礽与康熙的嫔妃郑春华偷欢来迟,对康熙的问话更无以对答,康熙震怒。而四阿哥胤禛在户部查清钱粮实数后速赶至乾清宫,针对国库空虚,已无粮可调,无款可拨的状况,提出了账济救灾的方案,引康熙重视。

  十三阿哥胤祥取出九阿哥胤禟给任伯安的密信,任伯安惊恐无奈,只得捐款。八阿哥胤祀、胤禟等人在京闻知此事大为恼怒,依据胤禛扰官逼捐此事参本。胤禛筹款赈灾初见成效,离开扬州城时,他叫田文镜打官服还给车铭。田文镜不解,愤然而去。随后,胤禛命田文镜陪同上京办事,田文镜才知当日还服给车铭,原来是别有用意。对胤禛更加忠心。

  胤禛与年羹尧赴京过折,康熙读罢深感宽慰,遂留年羹尧在京任职,并加封胤禛为“雍郡王”。八阿哥胤祀等人颇为不悦。赈灾之事告一段落,康熙便决定追查户部欠款。九阿哥胤禟,十阿哥胤䄉 力主八阿哥胤祀接此差事,胤祀却深知此事棘手难办。最后巧妙地将此差事推卸给胤禛。而太子因为自己也有欠款,便叫胤禛出面。

  康熙叫胤禛为朝廷社稷着想,放手追款。胤禛请父重褒奖十三阿哥胤祥,和希望与胤祥一同办此差事。康熙不允,并说:“朕要你去做真正的孤臣。”胤禛亲自追讨皇子王公的欠款,叫一路跟随他回京的田文镜负责追缴众官员的欠款。魏东亭等老臣被传问话。马国成因被田文镜追款而感到不满,大开衣衫展示战绩。最后胤禛亲到,胤禛命人将马国成的衣服除下,在众官员面前展示。另一方面,因八阿哥胤祀的暗中挑拨,大阿哥胤禔将太子欠款一事捅了出来。

  魏东亭求十三阿哥胤祥到胤禛里帮忙求情,胤祥一口答应。可是胤禛却闭门不见,并命管家传话,叫胤祥安分在家,不要管户部追款的事。胤祥听后,气恼无奈地离去。 胤祥提出用自己的钱替魏东亭还款,但杯水车薪,无济于事。最后,一代忠臣魏东亭用一条白绫上吊自杀了。康熙惊闻,两泪直流,在大内拨出四十万两银子替魏东亭还款和一些家补。

  胤禛赶到十三爷府,想接田文镜回府。可是十三阿哥胤祥不准,并气道:“别人不接的差事,你偏要去接。现在连自己的人也被整成这样了。”胤禛无奈,颓丧离去。田文镜立刻替胤禛辩护,胤祥却黯然地说:“我比你更明白更清楚四爷。” 还款期限最后一日,几位哭殿的老将武官到户部还款。太子却突然站出来做好人,擅自将还款日期延长两年。众欠款官员感激不尽。康熙闻知,气恼又无奈,只得作罢。

  十三阿哥胤祥查明后,赶到四爷府,将原委说给胤禛和邬思道听,三人秘密商议。最后,胤禛道:“如果要办,就要放大办。” 菜市口,张五哥等人犯眼看就要问斩时,康熙带胤祥赶到,救出了张五哥。康熙颁旨,叫胤禛整顿刑部,重审人犯。邬思道建议胤禛回避此案,不要担这个“废除太子”的罪名,胤禛向康熙请愿查案后,设计使自己生病。

  看罢八阿哥胤祀呈上的奏折,康熙脸变得苍白。太子被召见,听到太子的一番对答后,康熙对太子已经完全失望了。张廷玉当着康熙的面将胤祀连夜呈上的奏折烧掉,多少保全了太子。刑部草草收场,而审理此案的功臣胤祀被康熙加封为“廉郡王”的爵位。

  李德全带康熙来鹿场拿鹿血补气,却发现太子和郑春华在幽会。太子去找胤禛求救,邬思道却说此刻不宜与太子见面。十三阿哥胤祥则提议由自己代四阿哥去见太子。另一面,十四阿哥胤禵仿照太子的字迹,写了一道调兵手谕拿给八阿哥,说可籍此机会,将二阿哥胤礽由太子之位拉下,推八阿哥胤祀上太子之位。

  康熙一行人回京,和以往不同的,是太子身边已经没有了仪仗。而和他同时囚禁的,还有两位阿哥。康熙在进城前,邀请了太子的师傅王掞同车共乘,引起众多官员的猜疑。为了将八阿哥胤祀推上太子之位,佟国维开始暗中串通。王掞为保太子,在乾清宫哭谏,最后给康熙命人护送回府。康熙道地方二品以上官员,在京四品以上官员,都可以择贤举荐新太子。

  康熙闻讯张道士的话后,笑称江湖术士也多少代表了一些民意。胤祀心中间喜。雍王府,胤禛正在暗恼皇阿玛越来越糊涂,邬思道即说胤禛不明皇意。接着,他将那个张道士所测的“美”是“八大王”,换成“大王八”。胤禛随即明白皇意,再现笑容。康熙为平衡众阿哥之间的力量,将胤祥放出。胤禛到狱内接出胤祥,胤祥去问胤禛为什么不争取当太子。邬思道暗示胤禛“争是不争,不争是争。夫唯不争,天下莫能与之争”的道理。

  在满朝文武百官联名保举八王爷为太子的形势下,胤禛和十三阿哥胤祥却保举太子胤礽,得到康熙的赞许。而保举八爷的佟国维,因被自己的侄儿隆科多参了一把,被康熙免了职,而马齐则被降两级,在张廷玉之后。乾清门外,胤祥因为看不过,听不过十阿哥胤䄉,诋毁四阿哥和太子,所以和十四弟胤禵撕打起来。康熙赶到怒斥十阿哥胤䄉口出狂言,之后还将八阿哥胤祀、九阿哥胤禟和十阿哥胤䄉,一并关入宗人府。

  太子复位,康熙命太子为监国,自己则开始第六次,而且是最后一次的南巡。不久,太子开始报复,搞得沸反盈天。胤禛找到太子劝说,但二人话不投机,不欢而散。 任伯安为救其弟,甘愿献出自己用了十数年来编写记录百官隐事的《百官行述》及几处钱庄、当铺。太子心动,欲拉十三阿哥胤祥下水帮忙,便找到己兼管刑部的胤祥,并叫他杀掉郑春华。

  对郑春华的死,八阿哥胤祀略感可疑,便叫九阿哥胤禟去追查。太子却信以为真,还叫十三阿哥胤祥尽快放了任季安和刘八女,引起胤祥极大的反感。太子见胤祥不答应,便以高爵相诱,胤祥也只得暂且答应。胤禛指示胤祥放了刘八女,又命令年羹尧暗中到江夏镇夺取《百官行述》。年羹尧到达江夏镇,迫任伯安拿出存放《百官行述》的当票后,竟将其江夏镇内的七百多口人全部杀掉。 消息传来,八阿哥等人十分不安,立即派人查出《百官行述》的下落。

  胤禛命高福拿当票去万永当铺取《百官行述》,可是却被万永当铺以“当主亲来,方可赎回”的理由拒赎。高福回府说明后,邬先生向胤禛、胤祥献上一条险计。之后,李卫扮成一败家子弟,将由雍王府中得来的“赃物”存于当铺。接着胤祥等人以“发现赃物”的理由去当铺抄拿。胤禛假意设宴,将三阿哥胤祉、八阿哥胤祀、九阿哥胤禟、十阿哥胤䄉、十四阿哥胤禵及马齐请到雍王府,将有人与任伯安勾结欲利用《百官行述》掀起一场政潮,十三爷因此发密令给年羹尧到江夏镇捉拿要犯,任伯安勾结淮安营官兵拒捕等等实情一一道出。待装有《百官行述》的四口大红木箱子被押到府中时,胤禛当着众人揭封,并当场将之抬到院中一把火烧毁。

  晚上,李卫和翠儿私会,被四福晋知道。之后得年羹尧的求情,终被原谅。胤禛却乘着此机会,照邬先生提供的意见,将李卫放在年羹尧身边,以便暗中监视年羹尧。 李卫和翠儿离去后,只剩下高福一个人。他孤独地到酒楼喝酒。八阿哥胤祀府中的胡管家认出了高福是雍王府中的人,遂将他灌醉,更串通妓女小红鞋,令高福在迷糊间和盘托出《百官行述》一事的真相。 胤禛心中烦恼,到柏林寺默祷,文觉主持告诫他:“有江山便不该有‘我’,有国便不能有家。”胤禛顿悟。

  胤礽感到太子之位不稳,便与凌普等人密谋兵变,但康熙早有提防的了。胤礽因图谋策反,再次被废除太子名位,罢为庶人,永远圈禁在宗人府。胤祥亦因“暗杀”郑春华及擅自派兵剿灭江夏镇的罪名,被押解宗人府圈禁。 康熙五十六年,朝廷派往西北平乱的六万大军中了准噶尔部队的埋伏,全军覆没。康熙仅召了四阿哥胤禛及十四阿哥胤禵密议对策,准备从中选一人当大将军王,领兵到西北讨伐。众人皆料这名大将军王定必就是未来的皇帝,钜料胤禛竟放弃争夺。

  康熙为西北用兵之事议政,王掞不识时务再提胤礽,被康熙盛怒之下罢为庶民。狂妄的年羹尧旋即见风转舵,进京后不先到雍王府,便直接往兵部拜会十四爷胤禵。随后更跟从十四爷,到廉王府进见八爷胤祀。胤禛初时还蒙在鼓里,当接到李卫密折后,见拆上奏着:“年羹尧进京了。”年羹尧终于惹怒胤禛了。胤禵终被康熙封为征远大将军,率十万大军赴西北平叛。胤祀见胤禵越来越受康熙重视,遂派鄂伦岱在西北监视胤禵的一举一动。

  康熙六十八岁大寿,也是他在位六十年后的第一年。 众阿哥为康熙拜寿献礼。胤禛呈上亲手楷模并读诵了一万遍的《金刚经》,又代胤祥呈上用自己鲜血剌写的《孝经》。远在西北的胤禵托鄂伦岱带了一颗天石来给康熙祝寿。此块天石特别之处,是石上有一个天然而成的‘寿’字。八爷胤祀伺机诬陷胤禵,将盒内的天石,换上了一只僵硬的死鹰。康熙看罢,痛心得昏死过去。王掞到雍王府,向胤禛表明心迹,劝他力争皇位,并立即杀掉郑春华,免除后患。胤禛率众人到白云观为父皇祈福,康熙却突然降旨撤去胤禛的差事。胤祀、张廷玉、马齐等人均被降级撤差。康熙传位如胤禵的迹象越发明显,惟邬思道却洞悉康熙别有用心。

  邬思道提醒胤禛当务之急,是要掌握隆科多和他手中的兵权。胤禛亲自到宗人府找胤祥商谈此事。 康熙病重临危,遂密召隆科多,加封他为领侍卫内大臣及上书房大臣,并托其保管装有遗诏的锦盒。康熙召胤禛进见,告诉他:“朕把这重担交给你,就是深知你你做事刚毅,久经历练,处处能以国计民生为念,以社稷江山为重”龙床上的康熙气若游丝,他说了“传位于四子”后,便与世长辞,享年六十八岁。八爷党不服,辩驳皇上说的是“传位于十四子”。

  被召回京的十四弟胤禵,在山西一座破庙遇见身披重孝被冻僵的女子乔引娣,把她救活,带回宫里。雍正命胤禵在京郊潞河驿暂宿,次日再进京。胤禵不听,直闯乾清宫先帝的灵堂,应与规劝他的额娘乌雅氏冲撞。雍正亲自搬过一把椅子,搀扶乌雅氏坐下,当即,封乌雅氏为圣母皇太后。雍正与众兄弟推心置腹地商谈国事,并封胤祀出任总理王大臣。

  隆科多推举诺敏出任山西巡抚。胤祀又举廌张廷玉的弟弟张廷璐出任主考。张廷玉举廌清流领袖李绂为副主考。大臣孙嘉诚因雍正铸钱的铜铅比例问题大闹户部,被传召见。孙嘉诚指责新币不合理的铜铅比例于民不利,并当场顶撞总理王大臣胤祀,而被雍正免职。深夜,孙嘉诚酒醉归宿,却见张廷玉正在自己的小屋里等着他。张廷玉代雍正说出心中的难言之隐,并传旨将孙嘉诚官升三品。 诺敏因清查藩库亏空有功,雍正授予他“天下第一巡抚”。

  田文镜受命赴山西了解清查藩库亏空情况,发现其中有假。接到田文镜的奏折,雍正大怒,张廷玉趁机进谏。 雍正派图里琛为钦差大臣去山西查实,隆科多暗示他要保诺敏无事。田文镜进库盘查,却账实相符。在恒兴酒楼,他遇到了路过太原的李卫和邬思道。邬思道开玩笑说,只要田文镜如果答应每年给他八千两银子,他就帮田文镜打这场官司。田文镜答应,邬思道便一语道破藩库暗藏的秘密。

  图里琛赶到太原,诺敏摆酒为他接风。田立镜指挥随从暗自封了藩库之后,来到巡抚内衙。 田文镜贴出告示,巨商们为取回自己借出的银子,连夜涌到藩库前。田文镜终于获得证据,诺敏面如死灰。西事发,雍正震怒。胤祥赶来安慰他,并提醒他尽快选拔和培养一批才俊之士,为国所用。遂于雍正二年增开恩科考试。李绂到伯伦楼喝酒,刘墨林等举子正在此围着士芳拆字。一中年人过来向李卖考题,李绂惊异之中,将考题买下。

  李绂将考题被泄露的事告诉张廷璐,并要马上奏明皇上,换题重考。张廷璐十分慌张,要李绂隐瞒此事。李绂执意要停考,张廷璐恼羞成怒,表示要递奏拆参李绂。李绂情急之中自己摘了顶子,出了考场。李绂赶到三爷胤祉府上说明缘由,三爷出主意让他去见正好在京的江苏巡抚李卫。

  胤祥犯颜直谏,指责雍正“办事操切”,“轻信赐扁”,使雍正龙颜大怒,进而醒悟,从而下定决心要“下罪己诏”。雍正传旨,四品以上的在京官员一概到菜市口观斩。刑场上,人头落地,百姓欢呼。

  中和殿内,雍正高坐须弥座上,亲自主持包括刘墨林在内的八十四名考生的殿试。隆大公子却串通御吏告了刘墨林等人的“嫖娼”罪。刘墨林率先交卷,无意中又与隆科多顶撞,但却引起了雍正的注意。最后只剩下王文昭一人在殿内答卷,此时,已是夕阳西下,雍正走过去亲自为他掌灯。黄榜揭晓,王文昭、尹继善高中第一、第二,刘墨林榜上无名。

  苏舜卿得知刘墨林落榜,心怀内疚。她以身相许,并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,让刘墨林为她赎身。却不料,次日,刘墨林被雍正恩点为探花。 雍正命他做自己的侍读。苏舜卿不愿耽误刘的前程,悄然离去。刘墨林为苏的深情所动,宁要美人相伴,不要仕途腾达。胤祥为之感叹,派人封了漱玉院,将苏救出。 雍正命年羹尧出任西北绥远大将军,连同甘肃、青海都归其节制。此举使胤禵等众兄弟们十分不满。

  为振军威,年羹尧将骄横跋扈的一品大员富宁安杀掉。九爷的门人妖言惑众,说:“皇上心里只有汉人没有满人,只有奴才而没有兄弟。” 雍正派出以穆香阿为首的十名三旗子弟充任大内一等侍卫,护送胤禟,到西北去历练。年羹尧前据后恭,胤禟借机行贿。

  穆香阿等十名侍卫到西北军的第一天,与年的十名亲兵言语相撞,搅闹行辕,年羹尧一声令下“去手”,年的十几名亲兵的左手齐刷刷落地。穆香阿等人自恃是皇亲国戚,不肯下跪求饶,被年羹尧拖到中军行辕外问斩。胤禟作揖求情,又请众将官帮忙说情,年羹尧才顺水推舟,将穆香阿等人各打二十军棍。胤祀与户部官员因无力筹集军饷粮草以供西北前线庞大的支出,集体辞职。雍正情急之下,成立军机处,由胤祥统领。

  雍正亲手将黄马褂披到年的身上。烽台大营操演场上,年羹尧“只知有军令,不知有皇上”的演示,让早已心存不满的众官员十分愤慨。而雍正亦为之愤怒,但却没有实时爆发,而此时已经为雍正与年羹尧的关系,埋下破裂的伏线。 貌似钟馗的孙嘉诚上折参劾年有“不臣之心”,雍正暴怒,罚孙嘉诚到午门外跪在太阳下求雨。雍正着手推行新政,并命刘墨林随他出巡。刘借机请求雍正免去苏舜卿的贱籍。

  雍正命田文镜在河南试行官绅一体当差,要他“拿出点雷霆手段,不要怕得罪人”并说要见一见邬思道,田文镜目瞪口呆。因邬思道已连夜离去。李卫高坐江苏巡抚衙门,推行摊丁入亩,困难重重,出身丐帮的李卫急中生智,让群丐编了顺口溜在大街上说唱“摊丁税,入田亩”的好处。雍正微服私访,知道李卫做事勤勉,为政清廉,十分欣慰。

  摊丁入亩的新政直接影响到藩台和众官员的利益,黄伦倚仗年羹尧的势力,与李卫抗衡。李卫伺机将黄伦支开,深入地牢,重审刘王氏的冤案。借着为刘王氏翻案之机,李卫将黄伦等人制服。为保乌沙帽,藩台及众官员始推行新政。 雍正正在为西北试行火耗归公之事发愁,忽接六百里加急奏折,“年羹尧把孙嘉诚杀了。”雍正终于忍无可忍。

  年羹尧心醉神迷地在蒙古王爷的虎皮褥子上看美女们翩翩起舞。却不料,煌煌上谕和熠熠发威的金牌令箭已经到了大将军的行辕。西宁大营已被岳钟麒接管。年被降为杭州将军,雍正命他即刻起程回归,夕阳西下,古道荒草,年羹尧带着他的妻妾和随从满怀忧戚地又从原道返回。

  几日后,李卫奉命去杭州,雍正下旨,赐年羹尧自尽。 民间谣言纷纷,说一个大将军被杀了,一个大将军被罚去守陵,这里面大有文章。胤祥早已身患重病,咳红不止。为了替雍正解忧,胤祥主动提出去景陵山看望胤禵。胤禵与乔引娣在山脚下堆了两个大雪人,引娣为了给胤禵解闷,哼起了山西民歌“小棉袄”。胤禵为引娣的柔情所动,感到十分宽慰。

  雍正盛怒之下,将景陵所有的太监、宫女统统押回京城。乔引娣不愿离开十四爷,只求速死。雍正大怒,说:“朕不但能够不让你死,还能够让你在朕的身边服侍朕。” 乔引娣绝食好几天了,小太监秦顺儿突然大哭起来,因为如果只要乔引娣不进食,秦顺儿也不得食。乔引娣得知秦儿是她的山西老乡,顿生恻隐之心。 雍正想让旗人耕种田地,自食其力,这事却因为“有违祖制”而受到众臣反对。

  雍正在先农坛下亲自下田躬耕开犁,为推行旗人自耕自种做榜样。 雍正接胤祥到畅春园养病。胤祥告知雍正,旗人们领到田地之后,大多数的人并没有真的去耕种,而是把田地租了给汉人代耕,而租地得来的粮食竟比俸粮还多。并说田文镜在河南推行官绅一体当差,一体纳粮过于操切,弄得当地士绅惶惶不可终日,许多河南籍的京官暗中串通着要倒田。胤祥举廌有声望的李绂去接任直隶总督。

  河南罢考,震动朝野。以李绂为首的众官员等联名上折“请罢田文镜以谢天下疏”雍正大怒,继而敏锐地发现与之前“请杀年羹尧以谢天下疏”上的署名惊人地相似。到达河南的宝亲王弘历召见考生,好言相劝、恩威并施,方才平息河南罢考风波。允祥劝慰雍正未果,雍正心中烦躁,手书“忍”字送给乔引娣。八王爷允祀趁机发难,责问雍正,同时开始拉拢三阿哥弘时,将舞弊案时张廷璐的供词交给弘时,鼓动弘时争夺大位。

  众清流决定继续上本参田文镜,李绂和陆生楠等纠合官员向雍正请愿。雍正痛斥他们结党乱政,李绂等出言不逊,被免官移送大理寺。众官哀求下,雍正反下旨处死李绂等。三阿哥为李绂求情未果,弘历前来磕头跪求,直到午时二刻才求到赦诏。刘墨林赶去为李绂送行,李绂甩袖而去。憔悴的雍正对刘墨林说:“他李绂不跟你喝,朕同你喝”,并说出:“岂能尽如人意,但求无愧我心”。雍正欲封刘墨林为军机处章京,被刘墨林婉拒。雍正心里郁结,对乔引娣说出许多心里话。“朕把你留在身边,就是要让你看看朕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有朝一日朕放你出去,你要替朕说句公道话。”雍正染病,允祀与原来的阿哥党密谋,决定串联弘时借着整顿旗营之名伺机而动。

  弘时和弘昼前来问候雍正,弘时乘机提出整顿旗务关键是将八旗旗主们招到京城共同整顿,雍正应允。允祥提醒雍正,奉天的铁帽子王一向是八哥负责联系,雍正却说“翻不了天”。八王爷允祀串联八旗旗主,妄图恢复所谓的“八王议政”祖制,以架空雍正。八王爷假传谕旨欺瞒丰台大营和西山锐健营将领,并利用弘时和弘昼安插四位旗主军马入驻。九爷、十爷勾结隆科多,简亲王永信在大殿朝会上向雍正发难。

  不安的弘昼告诉十三爷调兵之事,十三爷借口病发离开。外有隆科多接管军务,内有简亲王永信步步紧逼,王文昭斥责永信失礼反被九爷气倒。隆科多晋见却语含威逼,八爷等趁机发难,情急之时张廷玉忍无可忍,引经据典予以驳斥,允祀等不服。关键时刻,十三爷赶来安定局面。允祀知大势已去,对雍正说:“皇上四哥,兄弟们就等着你来杀了。”并讥讽雍正孤立。雍正被深深刺到痛处,他面向群臣沉痛地说:“今天朕好伤心,朕不是伤心允祀他们逼宫乱政,朕是伤心你们这么多朝廷的官员居然一个个作壁上观。难道朕真的是什么桀纣之君吗” 在一旁的胤祥突然口喷鲜血,昏死过去。

  允祥弥留之际暗示雍正小心弘时,张五哥主动请命为十三爷守陵,雍正赐黄马褂送行。雍正祭奠十三弟,伤心、激愤。乔引娣劝说雍正善待兄弟,雍正误以为引娣在为老十四说情,欲将她赶走。雍正下旨命弘时、弘昼和三王爷允祉去抄允祀、允禟、允䄉的家。弘昼以活出丧之名避祸,弘时抄家时内倨外恭,并擅自将八王爷府上门生家奴流放云贵,却得到八王爷的赞许和鼓动。

  雍正去刑部看望隆科多,隆科多痛哭忏悔,告诉雍正弘历有危险。雍正即刻派图里琛、李卫等保护弘历,弘历侥幸脱俭,刘墨林却不幸身亡。弘历请求雍正追赠苏舜卿一等诰命,苏却已经投湖。弘时被带去“穷庐”,雍正亲自审问,历数其罪恶。弘时一再求情,雍正说:“朕不杀你的八叔,是因为你皇爷爷临终说了话,朕再苦再难也不敢违背了他老人家的意愿。可也因为如此,这几个人给朕和祖宗的江山社稷带来了太大的后患。为了给弘历留下一个安定的基业,朕不能留你”。

  弘时一再哀求,雍正坚持将其赐死。痛心的雍正倒下,图里琛哭着将雍正背回去。曾静案发,李卫冲到刑部监狱怒打曾静,雍正赶来阻止并亲自审问,曾静大为感动。雍正宣布任命弘历为监国和传位遗诏事宜。乔引娣主动为心力交瘁的雍正捶背,雍正十分宽慰,说过了八月十五就放她回去,引娣却不愿离开。李德全递上允祀临死前留下的信,深夜,澹宁居内,允祀微笑着徐徐走来“四哥,你累了,该歇歇了。你咬着牙苦苦地熬着,得到的只是身前身后的骂名罢了。你太放不下了。” 雍正一惊,挣扎着起身拿出一粒丹药。然而身体一软,倒了下去。当夜,雍正暴毙。

  康熙第四子,雍亲王,一向以实心办差,不留情面著称,故被人称作“冷面王”,在赢得康熙肯定后登上帝位,年号雍正,其后出现的“摊丁入亩、火耗归公”、“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”、“河南罢考案”、“八王议政”、“含泪杀子”等一系列旨在推行新政、抑制官绅敛财和宫廷内部党争、挤压的历史事件贯穿了雍正的一生。

  清朝入关后的第二位皇帝,为人睿智、果敢,推崇汉学,具大智慧,所成帝业古今罕有,然晚年性情宽容造成吏治腐败,致使国库空虚,又恰逢太子胤礽无德,形成了“九子夺嫡”的局面,在经过多年的权衡和观察后,康熙帝最终决定了清王朝的继承人。

  康熙帝第八子,廉亲王,为人谨慎,城府极深,擅于笼络人心,“九子夺嫡”中“八爷党”的领袖,为夺得储位而不择手段。胤禛继位后,被委任为总理王大臣,然而其夺位之心仍未消灭,先后制造了多起事端阻碍雍正推行的新政,又制造“八王议政”试图发起兵变,然事败后被雍正改名为“阿其那”,不久自裁于家中。

  康熙帝第十三子,为人行事光明磊落,行侠仗义,素有侠名,与雍亲王胤禛关系最为亲密。因在处理郑春华事件时获罪,被康熙以保护为目的的圈禁了十年。康熙驾崩时,于丰台大营调兵助胤禛顺利登基,“八王议政”时,又控制了兵变的局面,后因积劳成疾而英年早逝,死后获雍正帝将其名“允祥”的“允”字改回“胤”字的殊荣。

  胤禛同母弟,胆子大,心胸小,通兵略,自幼与八阿哥胤禩亲近,是“八爷党”的重要成员之一,但并不忠于胤禩,自怀夺位之心。康熙五十七年,被康熙亲封为抚远大将军出征青海。康熙帝驾崩后,雍正将其兵权收缴,软禁于景陵读书。

  字衡臣,康熙三十九年进士,内阁学士,为人敏锐、正直,且才华卓著,深得康熙帝信赖,被委以宰辅重任。四阿哥继位后,协助新君推行新政,而其恩宠如故,被封为保和殿大学士、军机处大臣,在“八王议政”时,也是为数不多敢站出来为雍正皇帝说话的大臣。

  剧中为佟国维的侄子,早年曾在出征准噶尔时私自跑回京城,因此遭受冷落,后经康熙提拔,任九门提督,在面对“九子夺嫡”的局面时,隆科多在佟国维的建议下叔侄各烧一灶,于康熙临终前受命辅助胤禛顺利登基。雍正继位后,隆科多位极人臣,但却倒向了八爷党,一起密谋了“八王议政”的兵变事件,事败后被赐死。

  字亮工,康熙三十九年中进士,后为雍亲王胤禛亲信,历任杭州参将、四川巡抚等职。十四阿哥任抚远大将军时,经四阿哥举荐出任陕甘总督。雍正登基后,接任抚远大将军,率军平定青海之乱,但由于其专权跋扈,滥杀忠良,终招雍正所忌,后被夺军权,连遭贬斥,赐令自尽。

  康熙朝获罪之人,隐居江南,后为四阿哥邀请出山,引入府中出任谋士,在谋取皇位的过程中,多次稳住四阿哥胤禛,为其揣摩圣心、分析局势,指明方向。雍正登基后,因深知忌讳而主动离去,转而到地方上辅助李卫、田文镜等雍正亲信推行新政。

  本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小混混,小名“狗儿”,在胤禛和胤祥赴江南筹款时偶然相识,得缘成为二人随从,回京后又入得四爷府中当差。后官至两江总督,深受雍正皇帝信任,在推行新政上不遗余力。

  养心殿拍雍正老年醉酒的一场戏,李颖饰演乔引娣与他配戏。是一场心绪缠绵、内涵沉重的戏。摄影师还在调灯光时,唐国强就忍不住先行进入角色 , 捧着“御酒”(一瓶真正的二锅头)忧闷苦涩地喝起来。他脸颊发红,尚存一丝清醒,对导演胡玫说他喝了酒了,赶紧拍,唐国强在酒醉的迷幻中完成了剧本对人物的规定情境。之后,他陷入悲天悯人的境地,举起“御酒”再也停不下来了。害得身旁演李公公的杨洪涛又急又无奈,只好一次次地给他倒酒。再拍时,唐国强幽幽地说:“朕,真的醉了吗?”引得摄像师和剧照师拍下不少有意思的镜头。

  上海戏剧学院的李定保教授已60出头,在《雍正王朝》里他饰演雍正的瘸子谋士邬思道。他热爱这个角色,在一次排戏时,不慎摔三角架上,腿部感染发炎,瞒着导演没说。戏中邬思道的道具拐杖也成了他的真拐杖。直到有一场戏导演要求邬思道盘起腿,李定保腿疼得不行,怎么也盘不上去,这才“穿帮”。戏拍完了,李定保去医院,医生说:“你不要命了吗?”组里的人感动地说, 原先是神似,现连形也似了,假瘸子变成线]

  《雍正王朝》似乎依然代表着历史剧的最高水平,这部由胡玫导演、二月河、刘和平联合编剧的正剧史诗,凭借着波澜壮阔的历史背景,惊心动魄的政治风云,以及剧中每一个角色恰如其分神完气足的表演,使得这部《雍正王朝》在中国电视荧屏上有着屹立不倒难以企及的重要地位。

  《雍正王朝》改编自二月河长篇小说,当年在中央一套播出时创下央视收视的高峰,最高收视率16.7%,该剧包揽了该年所有电视剧奖项的大奖,成为党政机关推荐收看的电视剧,更得到前总理的高度评价。该剧无疑是帝王戏中“严肃”一派的翘楚,围绕权力争夺这一中心,《雍正王朝》几乎无暇旁及其他。它以一种甚至稍嫌枯燥的方式,表现了完全是男人之间—特别是有着血缘关系的男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斗争和冲突。诡谲多变的宫廷政治使人们看到了一代王朝史。史册中的人物形象在剧中刻画得生动自然,故事情节的一波三折,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《雍正王朝》剧中的科场舞弊案,现实版是英语四级泄题、高考舞弊;黄河水患,现实版的是长江大堤“豆腐渣工程”;“摊丁入亩”、“士绅一体当差、一体纳粮”等改革良策难于施行,也影射时下改革受既得利益者的阻力之大。 从后经验主义的角度来看,《雍正王朝》是应运而生的。

  《雍正王朝》无论是高潮迭起的剧情设置还是环环相扣的故事格局,都让《雍正王朝》在历史正剧当中无出其右,而刘和平的大家手笔,不但为这部剧刻画了一个又一个栩栩如生的人物,更是传达了一种更博大深邃的“大中国史观”,其中对于波谲云诡的,以及翻云覆雨的朝堂争夺,则是做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营造与刻画。